1. 首页
  2. 体育资讯

职业足球俱乐部“消失”背后

  导读:国企入局的模式是否将成为大势所趋?中国有可能出现会员制俱乐部吗?

  来   源丨21世纪经济报道(ID:jjbd21)

  作   者丨尤方明

  编   辑丨周上祺

职业足球俱乐部“消失”背后

  图 / 图虫

  俱乐部“消失”是困扰中国足球职业联赛的阴霾。

  2021年,中超联赛卫冕冠军江苏苏宁官宣停止运营,引发足坛地震;天津津门虎也经历了“起死回生”的闹剧;而重庆两江竞技则曝出球员讨薪的事件,主帅张外龙坦言,俱乐部正面临极为艰巨的困难。

  究其原因,在于许多职业俱乐部未建立起完善的法人治理结构,本质上是主要持有人的附属工具。若运营职业俱乐部不能给持有人带来预期的回报,或持有人的主营业务出现了经营问题,撤资便成为了理性选择。

  在多数中国职业俱乐部股权结构较为单一的背景下,持有人撤资对于俱乐部将造成巨大的冲击,难以找到下家的俱乐部被迫吞下解散的苦果。

  日前,国家体育总局下发了《关于开展全国足球发展重点城市建设工作的指导意见》,将按照“政府监管、企业主体、社会参与、市场运作”的原则,构建国有企业、民营企业、社会组织、个人等多种投资主体共同参与的多元投资模式。试点探索俱乐部会员制、基金投资等多种形式的股权多元化模式。

  在2021赛季大幕拉开之前,国有企业乃至当地政府率先进场,帮助河南嵩山龙门与沧州雄狮两家中超俱乐部完成了股权多元化改革的探索。股权多元化改革究竟有多重要?国企入局的模式是否将成为大势所趋?中国有可能出现会员制俱乐部吗?

  中央财经大学体育经济研究中心主任王裕雄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通过股权多元化,更有可能建立完善的俱乐部法人治理结构和真正的现代企业制度,将俱乐部塑造成为追求自身利益最大化的市场主体;政府为职业足球输血的模式实为权宜之计,至少让职业俱乐部和职业联赛延续了生存希望,为未来更好的可能性争取了时间;而会员制俱乐部在中国的前景不容乐观。

  股权多元化改革有多重要?

  地产企业与国企历来是中国职业足球最重要的投资方。据21记者梳理,在2021赛季中超联赛的16家参赛俱乐部中,有10家俱乐部的主要持有人以房地产为主业,有8家俱乐部的主要持有人为国有企业。

职业足球俱乐部“消失”背后

  在中国,职业足球绝非一门赚钱生意。通过广州足球俱乐部股份有限公司发布的财报来看,自2015年登陆新三板以来,公司连年亏损, 2019年的亏损额更是达到19.43亿元,自2021年3月10日起,该公司股票已终止挂牌。

  既然如此,缘何地产商与国企原先对投资足球抱有热情?王裕雄向21记者分析称:“在原先俱乐部名称企业化的情况下,企业持有俱乐部一方面能够提升知名度与品牌形象,获得很好的广告效应;另一方面可以作为一种政府公关手段,满足地方政府希望本地拥有中超俱乐部的偏好。而国企持有俱乐部的原因更直接,当地方政府有偏好的时候,其能直接施加影响的就是国有企业。”

  换言之,足球俱乐部并未成为其持有人价值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而更多的是被作为带有强烈权宜色彩的短期工具。当投资足球换不来预期的盘外效益,或持有人的主营业务出现运营问题之时,足球产业作为负资产将不得不被舍弃。

  王裕雄说:“随着2020年12月,中国足协出台《关于各级职业联赛实行俱乐部名称非企业化变更的通知》,另外考虑到房地产行业进入新的发展阶段,企业通过持有俱乐部来从其他途径获得回报的可能性已经很低。”

  随之而来的便是高涨的退潮。由于多数中国职业俱乐部股权结构较为单一,持有人撤资对于俱乐部而言几乎是致命的。近两年来,中国三级职业联赛已有22家俱乐部退出或解散,其中便包括2020赛季的中超冠军江苏苏宁。

  俱乐部股权多元化改革的提法,早在2015年国务院办公厅发布的《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中有明确显示。该方案提出,实行政府、企业、个人多元投资,鼓励俱乐部所在地政府以足球场馆等资源投资入股,形成合理的投资来源结构。

  不过直至2021赛季,股权多元化改革才迈出了关键性的脚步。先有永昌地产集团和沧州建投集团共同运营沧州雄狮俱乐部,再有郑州、洛阳两地政府携手建业集团,三方共建河南嵩山龙门俱乐部。

  国资持续进场

  值得注意的是,此番股权多元化改革的进程,使中国职业足球版图添上了更为强烈的国资色彩。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tyzx/1724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