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1. 首页
  2. 生活互联网

互联网打工人的副业与B面生活

视频加载中,请稍候...

互联网加班调查:超50%打工人认为“没得选”

play 互联网加班调查:超50%打工人认为“没得选”

互联网打工人的副业与B面生活

  欢迎关注“新浪科技”的微信订阅号:techsina

  作者/乔雪

  来源:Tech星球(ID:tech618)

  不要把鸡蛋放在同一个筐子里,这是最简单的投资建议。但很少有人觉得,人生也是一门投资学,当把生活的全部都寄希望某一份工作时,才发觉不幸的根源就在于此。

  互联网大厂的员工,常常会因为公司的新闻而登上热点,他们的生活逐渐变为一种景观,“996”是大众话语对他们的刻板印象,“内卷”“躺平”则是他们应对的方式。

  哲学教授刘擎,在一次访谈中给出了第三种答案,他说:“ 在卷和躺之间是一个光谱,有很多很多选项,你可以找到一个自己恰当的位置,而且你可以调整。这是可以选择的。”

  内卷与躺平之间,很多人找到了另一种出口,他们不再满足单一职业的生活方式,穿梭在多重职业和身份之间。

  在“打工人”的身份之外,下班后他们的生活是如何展开的,我们找到了几个有代表性的鲜活样本,在互联网大厂“围城”的隐形藩篱之外,他们努力打破,活出了大厂员工下班后的B面生活。

  打工人的第二事业

  初秋,北京潘家园,一个陪同女朋友配眼镜的无聊下午,在眼镜城逼仄的楼道里,江轲和包江浩实在是无所事事,两人萌生了创建一个播客的想法,这看起来是个对抗虚无午后闲暇时光的方法。

  后来,包江浩又叫上了李挺,这三个由互联网大厂员工们组成的“凑近点看”播客,就这样诞生了。李挺原先在澳洲工作,回国后入职杭州某互联网公司,李挺说,995的日常里是工作,九点半后,生活里全是播客。

  这是一个聚焦于年轻人生活的播客,就像主创们所说的,没什么特别的定位,但内容嬉笑怒骂,谈论大厂的弊端,回忆少年时无稽的梦想,以及在生活和现实之间的种种矛盾。这是他们冲破生活的出口。

  很快,在小宇宙App,“凑近点看”订阅突破三万,从业余变成了专业的播客,广告也越来越多,三个直男的合作广告类型让人有些意想不到,美瞳、粉底、热衷在他们播客投放。有一个广告主告诉主创们,加班的时候,整个办公室就公放着听他们节目,后来,也就很自然地在播客上做了投放。

  离谱乐队也是来自于一群大厂的员工们,主唱浅浅是互联网大厂的讲师,笛子手阿Z是某家互联网大厂的程序员,队长则是医院的医生。就像名字一样,“离谱”的意义脱离正常生活的常规序谱,享受脱序的快乐。

  在阿里内部,“快乐工作,认真生活”是一直被提倡的价值观。因此,有相同爱好的同学们结识并组成“阿里十派”,“十”是虚数,太极派、咏春派、摄影派、熊猫派等,大大丰富了员工们的业余生活。

  Vivienne来到阿里后发现,阿里员工工资都不算低,但是下班之后并没有什么有关审美和生活情趣的出口,在此之前,阿里也还没有花艺有关的派系,于是,“花艺派”由此诞生。

  花艺派的成立帮助从未接触过花艺的小白了解鲜花,提高审美,从成立开始就受到了内部的热烈欢迎,不到半年,花艺派的人数就突破了1000人,这样惊人的扩张速度吓坏了其他派系,因为,很多派系需要好几年才能发展成上千人的规模,超过千人,在阿里就能成为大派。每周上课人数最多近百,一次课程就能收费好几千。

  小朗就职于一家时下热门风口自动驾驶的明星公司,在程序员的身份之外,他还是一名旅游领队。在旅游中,小朗的生活不再只有枯燥的代码和程序,也收获了人生很多的第一次,在做领队的过程中,小朗去过看过最亮的星空,在内蒙看过银河,每年都会在崇礼滑雪,从双板也慢慢体验到单板的魅力,结识了工作以来最广的朋友圈,同时也收获了爱情。

  重新给生活估值

  封闭、规律、寻常,这是大多数职场打工人对自己的评价。一份已经娴熟的工作,两点一线生活,人生泛不起任何的激情水花。而开启的第二事业这像是给原本的生活打开了一个口子,让更多的打工人能够从另一个维度审视自己,找寻自己。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shhlw/1813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