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1. 首页
  2. 生活互联网

纾解“妈妈们的焦虑”还需要再加把劲

【新闻调查·关注学生双减负4】

光明日报记者 陈鹏 姚晓丹

看到“双减”(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意见出台,北京学生家长窦静马上把它转发到朋友圈里,并配上发自内心的感慨:“太棒了!培训班,真的不想上了!”

“这些学科类培训班只适合有特长的孩子,因为总在拔高。我家这样的普通娃,能完成学校布置的作业,就可以了。”“双减”意见让窦静如释重负。

课外培训班,报还是不报?这是“双减”意见出台之前,长期困扰家长们的一个两难命题。就像在天平两端做选择,明知报班的弊端,但随着“报”的那端越来越沉,“不报”渐渐成了另类。而无论“报”与“不报”,焦虑都在家长心中不断蔓延。这样的焦虑,被半戏谑地称为“妈妈们的焦虑”,背后,是家长深深的无奈感与无力感。而这一次,“双减”意见出台,“校外培训热”退潮,学校及社会各界的举措与努力很快跟上,这一切,都让大家看到了新的转机与希望。


在福建福州市乌山小学,课后古琴兴趣班的老师在指导学生练琴。新华社发

兴奋

这下好了,我和孩子都解放了

尽管女儿豆豆才上三年级,但上学期一开学,窦静还是给她报了数学、语文、英语三个校外培训班,“看到别人都在上,感觉自家孩子不上也不行”。

随着孩子年龄的增长,这种“被裹挟”的感觉,一步紧似一步。

女儿刚上一年级的时候,窦静以为把她送进小学,自己可以安心工作了。可没想到,这只是“更忙了”的开始。

第一次英语测试,豆豆就“露馅”了。老师没有公布成绩,只是在家长群里发了一条通知:满分同学共有10位,50分以下孩子的家长,请单独跟我联系。豆豆就是50分以下的学生之一。

纾解“妈妈们的焦虑”还需要再加把劲


贵州贵阳市南明区望城街道绿苑社区“假日课堂”上,小朋友们正在老师的指导下进行素描石膏头像写生。赵松摄/光明图片

豆豆是“零基础”入学,在全班属于极少数。随后豆豆发现,她的同学们都很忙。放学后,校门口总有举着“××培训班”牌子的老师把他们接走。

之后,窦静和孩子穿梭在各个培训班里,风雨无阻,休息日变成了最不能休息的日子。校内上完课,校外再拔高。可这样一来的结果却是:校内知识来不及巩固,校外提高变得“半生不熟”。

既如此,为什么不能停下来?

“看到别人都在上,自己哪能不上!万一落下了,考不了高分不说,还会影响孩子的自信。”窦静说。

“这下好了,我和孩子都解放了。”仔细揣摩了“双减”意见,窦静坚信,自己和孩子都是政策的受益者。

反思

刷那么多题,是对孩子学习能力的伤害

和窦静一样,对于“双减”意见出台,家长刘依的第一感觉,也是“长舒一口气”,焦虑情绪缓解了很多。

刘依的孩子虽然刚上小学,却“少年老成”,一会儿指挥刘依报班,一会儿督促她买校外题。

“孩子经常带回来同学上培训班、做补习题的消息。每次看着她一脸认真的样子,我都感觉好笑又心疼。”刘依说。

纾解“妈妈们的焦虑”还需要再加把劲


湖南邵东市青山村,留守儿童在展示制作的手工作品。毛辉摄/光明图片

“不要跟风报不适合的班”,这个道理是北京家长李岩花了数万元才领悟到的。从“幼小衔接班”开始,她的儿子几乎所有“上班”的机会都没落下。她检查作业时发现,刚上二年级的孩子已经开始学习奥数中经典的“鸡兔同笼”“过河”等问题了。

李岩发现,孩子做题总是很快,且方法简单,有时候只用一步就解出来了,她都不太想得明白。

“鸡和兔子一个两只脚,一个四只脚,吹一声哨让它们各抬起一只脚,吹两声哨鸡就没脚站着了嘛,剩下的脚都是兔子的。”儿子给她讲得头头是道。

起初,看到儿子竟然会用奥数方法解题,李岩特别开心。但她很快发现,把鸡和兔子换成另外两种动物,儿子就不会做了。

“‘过河问题’也是,如果题目里有船夫,他就不会了。”李岩回忆说,“当时,培训班给我的解释是:还是题目做得少。他们甚至反问我,‘1+1’他为什么不会忘?还说,只要做多了,自然就记住了。”


在河北内丘县文化馆,小朋友在老师的指导下学习剪纸。新华社发

然而,培训班的回答却让她感到害怕,想到“题海”浩瀚,孩子以后要在其中浮浮沉沉,就觉得“眼前都是迷雾,找不到出口”。

渐渐地,李岩开始留意并反对校外培训机构的“套路化”学习。“这不是学习,而是在‘练手艺’,有什么实际意义呢?”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shhlw/1800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