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生活互联网

辣条一哥卫龙食品冲刺“辣条第一股” 网红魔咒难解

  辣条一哥上市,网红魔咒难解

  “辣条第一股”或将诞生

  今年43岁,只有高中学历的刘卫平,终于要迎来自己的高光时刻。作为国民辣条卫龙食品的创始人,他在创业22年后决定要带领团队向“辣条第一股”冲刺。

  一个信号是,成立20多年来卫龙食品首次向外部投资机构开放了股权投资,于近日完成Pre-IPO轮融资,领投方是CPE源峰和高瓴,红杉中国、腾讯、云锋基金等跟投。这是卫龙上市前的最后一轮融资,接下来卫龙的目标将是登陆资本市场。

  不过,对于上市的消息,不管是卫龙食品还是投资方,截至发稿均没有正面回应。有媒体从卫龙总部得到的回应是,从员工到集团高管对上市的计划都是三缄其口,要么回复不知道,要么回复不清楚。

  但在业内,卫龙上市早已不是秘密,一家投资机构关注消费领域的合伙人告诉AI财经社:“卫龙准备上市已经很久了。”他对此次卫龙获得多家美元基金融资的信息一点也不感到意外。

  在卫龙总部所在地辣条之乡河南省漯河市,人们对卫龙的上市传闻早已见怪不怪,“很早以前就听到卫龙要上市,作为漯河人我希望卫龙能早点上。”“卫龙做得那么大,上市也不奇怪。”

  事实上,早在2018年底,卫龙就已被传将在香港上市。因为,刘卫平和弟弟刘福平分别持有60%和40%股权的漯河市平平食品有限责任公司发生股权变更,刘卫平兄弟俩退出,取而代之由漯河市卫龙商贸有限公司100%控股。

  自此以后,卫龙商贸从投资人到公司类型多次发生工商变更,外界猜测这是为卫龙上市铺路,最有可能的上市地点是香港。

  当时,对于市场传闻,刘卫平显得云淡风轻,对外打了个太极,“目前没有一定要上的想法,不为上市而上市,不着急,顺其自然。”他很聪明,也不说死,给未来留足余地,“上市不是目标和结果,走到哪里该上就上了。”

  虽然刘卫平没有给出肯定答复,但也表明对上市他不像一些传统企业那样排斥。比如老干妈创始人陶华碧就明确表示不会上市。

  到2020年初,刘卫平的口风变成肯定,他透露:“卫龙食品的上市计划正在逐步推进,去年会计事务所已进入审计程序,公司也在按照上市公司的标准在运营管理。”去年11月,又进了一步,市场传闻卫龙在与中金公司、摩根士丹利、瑞银合作,打算2021年上半年去香港敲钟。

  天眼查APP显示,漯河市卫龙商贸有限公司的大股东是漯河和和食品科技有限责任公司,持股99%,剩下的1%由香港企业易丰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持有。而前者又由香港企业和和国际事业有限公司100%控股。这也侧面证实,卫龙上市大概率是香港。

  研究消费领域的基金经理博实告诉AI财经社,卫龙上市的原因,考虑了品牌影响力、正规化治理和融资能力、老股东与创始团队套现回报和股权激励等多方面。

  本次融资,卫龙食品选择CPE源峰和高瓴两家作为领投方也表明了其上市的决心。这两家在消费赛道多有布局,其中高瓴去年更是收获了多家企业的IPO,比如良品铺子、公牛电器、蓝月亮等。

  在中国消费品营销专家肖竹青看来,资本选择卫龙是常理之中的事。“在食品领域能掌握行业标准,成为领军品牌的都具有投资价值,因为养成的时间成本和传播成本非常大,资本也是为节约这种成本。”

  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则认为,卫龙作为中国辣条的“扛把子”,有规模效应、品牌效应、渠道话语权,在服务体系和新生代客户粘性,以及产品创新上也都做得不错,“资本很喜欢支持行业老大,所以上市是必然的事。”

  湖南人统治了河南辣条

  小时候有那么多好吃的,为什么只有卫龙辣条能活到现在并冲刺“辣条第一股”?

  这不得不提到卫龙食品的灵魂人物——刘卫平。1978年他出生在湖南平江县,当地几乎家家户户都会制作酱干,但1998年的洪水改变了这一切,大豆产能下降,成本抬高,大家不得不用便宜的小麦粉做原料,发明了与酱干味道差不多的“面筋”,也就是后来辣条的雏形。

  只是平江山区不产小麦,要想节约成本赚更多的钱,最好去小麦丰饶的华北平原,一位老乡推荐了河南漯河。1999年夏天,21岁的刘卫平决定去看看,高中学历的他揣着打工三年来的积蓄,带着弟弟刘福平来到600公里外的漯河,从一家辣条作坊起家,最终发展为辣条业的首富。

  漯河身处平原,有沙河和澧河灌溉,农作物品类多且产量大,加上有百年历史的京汉铁路穿城而过,交通也很便利,是首屈一指的食品重镇,不仅孕育了本土龙头品牌双汇,就连美国杜邦、日本火腿株式会社、韩国乐天、中粮集团、旺旺集团、正大集团等大企业在此都有建厂。

  不得不说,是河南雄厚的农业基础培育了卫龙。2019年,卫龙实现49亿元的营收,同比增长近43%,是辣条行业当之无愧的老大。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shhlw/1726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