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金融科技

对话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杨涛:金融科技带来全方位变革 解决小微企

对话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杨涛:金融科技带来全方位变革 解决小微企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立言金融与发展研究院院长杨涛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张建 摄

当前,中国经济从第一个百年目标走向第二个百年目标,完善金融体系建设到了一个关键的时刻。与此同时,金融与科技的结合持续深入,金融新业态与新模式纷纷涌现,不断塑造着新的边界。

后疫情时代,金融科技呈现出哪些新的特征与发展趋势?如何看待小微企业长期面临的融资难题?为此,每经商学院记者与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立言金融与发展研究院院长杨涛展开了一场深入对话。

在杨涛看来,中国金融业正受到新兴金融科技的重大冲击,传统金融机构的金融业态、金融产品、金融功能加速革新。而在科技之外,我们更应该回归到金融的本质,在探索新边界、新领域的同时,加强监管引导,最大程度降低可能出现的风险。

持牌金融机构数字化转型 是当前金融科技发展主流

NBD:整体而言,目前金融与科技的融合处于一个怎样的发展阶段?

杨涛:在历史上不同阶段,随着技术的加速迭代,金融要素的复杂化,二者的结合有着不同的发展阶段特征。

在2013年“互联网金融元年”之前,我们讨论的金融与科技的结合,更多的是传统持牌金融机构的IT改造,大家讨论的是金融电子化、金融信息化这样一些东西。2013年附近开始涌现出一大批以P2P、众筹为代表的互联网金融模式。

这一阶段,大家开始思考有没有一些全新的组织模式、产品模式,可以对原有的模式进行补充,或者是替代。一直到2015年初到2016年,这一阶段是互联网金融为主的探索阶段。在这一探索阶段,逐渐出现许多重大的金融风险与挑战。各方面也意识到,如果探索过程中,没有清晰的监管边界,可能会造成非常严重的后果。

所以,我们看到2017年、2018年互联网金融的整治和改革不断加深。由此开始进入到第三个阶段,慢慢地回到金融科技的顶层设计、发展思路上来。诚然,金融科技本身带来的金融创新足以改变金融的业务、流程和产品。但与此同时,还应该遵循金融的基本规律。这一阶段,围绕金融科技发展的思考回到了“主流”上来——金融科技的探索是有门槛的、高风险的、有明确边界的。

自去年以来,随着金融科技从业主体的变化调整,我们进入到了第四阶段。通常而言,金融科技从业主体包括四大类:持牌金融机构,大型科技公司(Big Tech),纯技术企业,互联网金融类组织。据我观察,目前阶段,政策的导向越来越突出:重点支持持牌金融机构的金融科技创新;大型科技公司发展平台经济必须规范;技术企业只要你不直接从事金融业务,可以通过合规的方式间接进入到这个体系中来;最后一类组织则会遭受更为严厉的监管,你要做金融,就必须要有牌照,如果不做金融,你就做技术。所以说,当前阶段,思路更加清晰了,进入到一个以持牌金融机构数字化转型为核心抓手的阶段。

NBD:后疫情时代,金融行业在服务实体经济过程中出现了哪些新的变化和特征?

杨涛:主要体现在三个层面。第一,经济社会数字化转型需求端的压力在倒逼金融领域发生变革。因为,金融是服务实体的。在实体经济中出现了新的变化与需求,越来越多数字化、分布式、智能化、小而美的经济模式与经济生态涌现,倒逼着银行、证券、保险行业变革。

第二,即便没有来自需求端的压力,金融机构和金融产品本身也在变化。无论是在产品设计上、还是金融机构的组织形态上,都天然地和新兴技术密切关联。金融市场上很多产品、衍生品,实际上就是根植于一些信息技术、金融科技的。所以随着技术的不断演进,天然地对金融自身的机构组织、产品设计、风险定价等带来深刻的影响。

除此之外,我们还关注到,越来越多全新的金融模式开始出现,这些模式伴随着加密数字货币,加密数字资产扑面而来,引发了全球央行的广泛关注。目前这些模式和实体经济、金融稳定有什么关联,大家还在探讨中。

对话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杨涛:金融科技带来全方位变革 解决小微企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立言金融与发展研究院院长杨涛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张建 摄

小微企业融资痛难点长期存在 需借助技术之外的力量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jrkj/1724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