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金融科技

新金融四十年:一杯敬改革,一杯敬科技

新金融四十年:一杯敬改革,一杯敬科技

回顾经济发展的历史,我们的社会取得今天这样的繁荣和文明,是不断调整金融体系操作技术的结果,是金融理论激发创新的结果,也是根据人类本性不断革新的结果。——罗伯特·席勒 《金融与好的社会》

距离蚂蚁集团A+H上市的日子越来越近。

这家全球最大的独角兽公司即将迎来高光时刻。而蚂蚁的成功,离不开新一轮科技革新,更要归功于中国金融改革。

事实上,蚂蚁本身及其与2000家金融机构共同搭建的新金融服务体系,也应当是中国金融改革史上的重要一页。

就像四大行从破产边缘迈向世界前列,招行、平安从偏居一隅的小机构成长为行业领头羊,皆为金融改革结下的硕果。

在过去40年中国金融现代化的征途上,从国有金融机构,到新生的股份制企业,再到异军突起的金融科技公司,都是前赴后继的探索者。

得益于改革红利与技术红利的双重驱动,它们共同促使中国金融科技发展全球领先,并且推动金融变得更好——覆盖更广、效率更高、价格更低、体验更优。

随着蚂蚁登顶,中国的数字金融时代全面开启,同时标志着开放、共赢正式取代封闭、独赢,成为未来金融的主浪潮。

回望来路,一杯敬改革,一杯敬科技。

01

当代中国的金融业,实则是一个年轻的行业。

在计划经济时代,金融活动从属于财政。自上而下的人民银行体制,成为国家吸收、动员、集中和分配信贷资金的基本手段。人民银行既是管理金融的国家机关,又是全面经营银行业务的国家银行。

从1979年开始,中国开始了以银行改革为突破口的金融体制改革。

这一年,人民银行“大一统”的格局正式被打破,中国农业银行、中国银行、中国人民建设银行(后为中国建设银行)先后从中国人民银行和财政部分设出来。

此后,中央又恢复了国内保险业务,重新建立中国人民保险公司;各地还相继组建了信托投资公司和城市信用合作社,金融机构多元化和金融业务多样化的局面初步显现。

展开全文

1983年9月,国务院决定中国人民银行专门行使中央银行职能,明确规定中国人民银行是中国的中央银行;并新设中国工商银行,人民银行过去承担的工商信贷和储蓄业务由工商银行专业经营。

1984年1月1日,工商银行成立。它不过比招行年长3岁,比平安年长4岁。

后来的人们在谈论金融、银行的时候,总喜欢加上“传统”、“老牌”这类字眼,却忘了一个基本事实:相比欧美同行的源远流长,中国的金融机构普遍很年轻。

一切都是崭新的。

02

没有改革开放,就没有金融业。

1986年12月,邓小平在题为《企业改革和金融改革》的谈话中指出:“金融改革的步子要迈大一些。要把银行真正办成银行。”

没过多久,在改革开放最前沿的深圳蛇口,招商银行与平安保险相继破壳而出。那时候没有人会想到它们今日之鼎盛。

紧接着,1988年9月,邓小平提出了“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的著名论断。他的原话是:“历史在前进,我们却停滞不前,就落后了。马克思说过,科学技术是生产力,事实证明这话讲得很对。依我看,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

这番表述,从根本上肯定了科学技术之于金融改革的意义。在此后的金融改革进程中,科技所扮演的角色,越来越重要。

在央行层面,1990年,清算总中心成立,同年中国金融电脑公司正式更名为中国金融电子化公司;1991年,央行成立科技司,起初的名字就叫“金融科技司”;1992年,央行正式启动中国现代化支付系统(CNAPS)项目。

1993年底,继美国提出信息高速公路计划之后,在最高层的指挥下,中国正式启动国民经济信息化的起步工程——“三金工程”,即“金桥工程”、“金卡工程”、“金关工程”。

其中,金卡工程是一场涉及各类卡基应用的社会信息系统工程,目标是要建立一个跨系统、跨地区、跨世纪的电子货币系统。它的出现大大推动了中国银行卡的跨行联网通用,并为后来银联的诞生铺平了道路。

不难看出,中国的金融改革与金融科技,从一开始就是密切相连。

它们正是发展新金融的两大关键要素。

03

招行与平安是最好的案例。

早在1995年,招行就提出“科技兴行”战略,并率先推出了集本外币、定期活期、多储种、多币种、多功能服务于一身的“一卡通”。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jrkj/1475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