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金融科技

互联网汽车金融「退潮记」:易鑫投身腾讯,收获最佳结局

  2020半年报数据几乎均砍半后,互联网汽车金融平台易鑫集团(以下简称易鑫)正面临着自成立以来的一大严峻时刻。

  作为互联网系的头部玩家之一,易鑫的处境正是对互联网汽车金融行业的映射。经历了最近几年民间借贷的整治风波,经历了公安部门去年的扫黑除恶行动,经历了车贷行业的恶性竞争,前几年迅速崛起的互联网系汽车金融玩家们多数都经历了丢盔卸甲的时期。

  互联网汽车金融行业正在经历一次强周期下的退潮。剩下坚挺的少数玩家,都已懂得知难而退。

  易鑫投身腾讯,已算得上在这一波行业大潮中收获了最佳结局。

  腾讯的加持还是让市场吃了一颗“定心丸”,有业内人士表示,之所以今年易鑫财报数据会出现大滑坡,除了疫情影响之外,也是企业主动暴露风险的选择。

  实际上,腾讯早已有意入局汽车金融市场,于2019年就和易鑫传出“绯闻”,今年易鑫主动风险前置的操作也有利于未来腾讯的合并报表。

  2018-2019年是易鑫的“巅峰之年”。

  公开数据显示,2019年易鑫年度收入增长至58亿元,其中助贷收入为16.68亿元,自营融租业务收入为37.55亿元,其经调整后营业利润达到4.58亿元。这一营收规模已经超过同年的兴业消金、中银消金和中邮消金。

  到了今年上半年情况开始不容乐观。易鑫半年度收入仅为16.24亿元,同比下滑49%。其中助贷收入同比跌幅为45%,自营融租业务则收缩达47%,其经调整后营业利润亏损11.90亿元。

  但从上述人士的角度而言,未来腾讯报表中的汽车金融板块将会有不错的增长潜力,新的汽车金融故事也将交棒腾讯。

  高速增长的助贷业务能否延续?

  相比于一些广告铺天盖地、仍苦苦挣扎于二手车金融市场的同类型机构而言,易鑫显然是极为低调且具备底气。

  一路走来,易鑫的发展颇有看点,最早隶属于易车网的汽车金融事业部,2014年8月成立独立公司主体,2017年11月成功在港交所上市,发展之顺畅引人羡煞。

  而易鑫的资本背书更是鲜有同类型机构可企及,在股权层面有易车网、腾讯、京东、百度、顺丰创始人王卫个人等,在融资渠道上,包括工行、农行、中泰证券和华泰保险等机构在列。

  在2019年一季度,易鑫实现扭亏为盈;同年7月,易鑫率先披露数据,其累计汽车金融交易量已超过130万单,汽车融资额突破1000亿元,同时成为国内第一家实现千亿交易规模的第三方汽车金融交易平台。

  中国的汽车金融市场非常庞大,新车和二手车加起来已超过两万亿元,所以对于易鑫这样的平台机构而言,仅仅依靠自营融租业务根本无法快速做大自身市场量,之所以能够实现上述千亿交易规模必须借助助贷模式,这也是自从易鑫上市之后其促成交易业务占比逐年升高的原因。

  至2019年,易鑫的助贷交易已占比总数的66%,而该年易鑫与12家银行和金融机构合作促成了34.7万笔融资交易。

  不过,进入2020年,整个助贷行业面临大考,易鑫的助贷平台战略还能否延续过往增长势头将会是个未知数。

  在易鑫的贷款促成业务中,会由第三方担保机构或保险公司为其提供增信并承担风险,但受近年来险企踩坑信保业务来看,目前的第三方增信渠道可能已收紧。

  此外,据FinX科技2019年底的相关文章报道,易鑫在非第三方担保的助贷业务中需要缴纳一定比例的保证金,大概在5%左右。这意味着易鑫要保持过往的助贷业务规模,只能增加自身保证金规模或比例,这对其运营成本的投入要求将进一步提高。

  而如果要转为分润助贷模式,易鑫的资产质量将会是另一个需要面对的问题。

  受上半年疫情影响,易鑫的资产质量恶化情况也在凸显,其2020年中报显示,易鑫所有融资交易180日以上逾期率及90日以上逾期率分别为1.4%及2.46%。为此,易鑫已增加至13.81亿元的预期信用损失准备。

  对此,业内人士表示,正常情况下的汽车金融坏账率远远不会超过1%,而且汽车金融资产周期一般在3年左右,这或许意味着易鑫上市之后的增量资产还未经历过一轮周期,未来易鑫资产质量如果不能及时修复,那么市场将会对其进行重新的价值评估。

  但,从目前的资本市场来看,恒生指数有限公司已与今年7月底将易鑫集团列入30只恒生科技指数的成分股(还包括阿里、腾讯、美团、京东等),这反映出易鑫在资本市场中仍将以科技企业的身份立足,其金融科技平台的基因或许更被资本市场所看重。

  自营业务是“里子”,欲以直营渠道树标杆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jrkj/1474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