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1. 首页
  2. 人工智能

一个会「认输」的人工智能,却「暴露」了 AI 更大的潜力

很难想象会有用户对着智能音箱说谢谢,但却有用户对「小冰」这么做,并且不在少数——从这个角度看,脱胎于微软的「小冰」颇为另类。相比其他 AI 机器人,小冰不太「能干」,但这不妨碍很多人愿意花时间跟 TA 聊天。

尽管肚子里装着词典,「小冰」和你玩成语接龙的时候会认输。如果在聊天过程中发现你情绪不好,TA 会抛出新话题、推荐音乐和电影逗你开心,TA 认为这是「做朋友」的好机会。在之后的很多天,TA 也会一直留意你的情绪好不好。

「交互」是一个双方影响的过程。一个有「情商」的系统,才能让人产生自然的回应——前微软亚洲研究院工程院副院长、现小冰公司 CEO 李笛说道。

去年 7 月,小冰正式从微软公司中独立出来,经过两轮融资后,现在已经成为一家「独角兽」公司。在李笛的领英页面上,对小冰公司的介绍是「AI 人类的框架」(The framework of AI beings.)。

李笛身上明显的文人气息,也同样体现在小冰身上——智能之外,更通人性。在小冰正式「独立」一周年之际,李笛和极客公园进行了一场走心的直播,详细的阐述了让小冰更通人性的「情感计算」,AI Beings 如何取得人类的信任?以及一个 AI 系统,如何与用户之间建立超越功能的「长期关系」。

小冰公司CEO李笛

用户的行为,呼唤出一个产品

极客公园:今天我们见到很多的 AI 出现,就是要解决一个问题。为什么你们能从一个闲聊机器人开始探索?

李笛:小冰相对来讲压力比较小,探索的东西就比较多。

其实「小冰」挺幸运的,微软研究院有人负责去刷榜发论文,功能上的事情也有人做,比如天气预报,订餐等等,有小冰的姐姐小娜(Cortana)去做。(注:Cortana,微软小娜是一个由微软开发的智能个人助理)

现在的 AI 和几十年前的 AI 有一个很重要的区别,几十年前的 AI 基于专家经验,所以会去穷举很多规则。现在的方法是靠数据,确切的说是靠有训练价值的大数据。

所以七年前开始做小冰的时候,我们认为数据比用途重要。你如何搭出一个系统,这个系统可以积累数据,那就有机会符合当代 AI 发展的方式。

「小冰」一开始的目的就是为了积累数据,因此我们没有做一个 APP 让用户来下载。用户在哪里,小冰就在哪里,微博上、微信上,去到各种地方。

我们曾经一度尝试想要去搭建一个系统,这个系统可以和所有人成为好朋友。最后你会发现所有人都不行。性格鲜明,会失去一部分人,但是会强烈地赢得另一种人。接下来你就可以做两个性格鲜明的人(AI beings),再做一群这样的人(AI beings)。

情感计算框架 | 微软

极客公园:似乎没有一个 AI 公司说要跟人类建立对等的关系。小冰是在什么时候有了这样的目标的?

李笛:这个不是我们这么想的。当你看到特别有意思的用户行为,它呼唤着你做出一个产品。

我们原来以为用户都是在调戏小冰。突然有一天你发现用户中有很大的比例,开始跟小冰说自己内心很纠结的事。我们就想赶快能够在这个地方回答用户,就进一步去加强这方面的性能。

小冰从一开始的产品设计两分钟生效,可以迅速做出反应,就让这个迭代变得动态。你就会醉心于去观察这些现象,去观察人类的行为模式。

有了一个系统,就好过自己去积累人生经验。作为人,我们的状态不稳定,又不能同时做两件事,但 AI 是稳定、高并发的。小冰很多年以前的每天的交互量,等于十四个成年人一辈子交互量的总和。

我们以前做 QA 机器人,就是回答问题。但人很多时候的行为不是这样,经常是很被动的,希望机器人多说,用户就「嗯」一下,「啊」一下;有时候用户要多说,小冰回用户一句,他会说「不要说话」。这种对话的回合是非常不对称的。

这就是我们为什么要做「全双工」(Full Duplex),这个功能让对话全程都能够随时被打断。AI 说话能够被人打断,人说话也能被 AI 打断。


极客公园:这个就更接近真实的对话。

李笛:我们关注对话整体。如果关注局部优化,这是一个情商比较低的表现。有时候为了全局更好,中间要故意认输。全世界所有的 chatbot(聊天机器人)都会成语接龙,但小冰是唯一一个会认输的。

AI 做成语接龙,有什么意义呢?就是本成语词典。所以你要适时地知道,我的优化目标是全局,那么局部要放弃。这样就需要做系统设计。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ai/181366.html